读图时代如何读“赵孟頫”?
更新时间:2019-03-28 06:58:51 点击数:0 来源:网络整理

  近期,“故宫跑”再现只为赵孟頫,不管是凑热闹还是赏名作,大家都愿意去武英殿排队数小时。“赵孟頫”为什么能够刷爆朋友圈呢?可以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主任何慕文来说明,他在一次采访中曾说他最想跟赵孟頫彻夜长谈。显然赵孟頫无法来到何慕文身边,跟他面对面聊天,长谈的最佳方式也不是来故宫而是就近观看大都会博物馆所藏的赵孟頫书画。该馆正好收藏了三张重要的赵孟頫书画作品,虽然数量不多,但书法、山水、人物、鞍马都有涉及。

  《双松平远图》(图1)近画双松立于枯木怪石之间,远景则为平缓山坡。画松树用细笔双钩,写山石空勾轮廓,兼用飞白。画面右侧,自题:“子昂戏作双松平远。”钤“赵氏子昂”朱文方印。画面左侧,自题:“仆自幼小学书之余,时时戏弄小笔,然于山水独不能工。盖自唐以来,如王右丞、大小李将军、郑广文诸公奇绝之迹不能一二见。至五代荆、关、董、范辈出,皆与近世笔意辽绝。仆所作者虽未敢与古人比,然视近世画手,则自谓少异耳。因野云求画,故书其末。孟頫。”钤“赵孟頫印”朱文方印(残缺)。

  在赵孟頫的时代,唐代的王维、大小李、郑虔的画迹已经很难见到了,五代的荆浩、关仝、董源、范宽等人的画也与近世笔意辽绝。“未敢与古人比”透露了赵孟頫的自谦,但“视近世画手,则自谓少异耳”又在自谦中带着自傲。与高克恭、钱选等近世画手相比,《双松平远图》与他们的画风有很大差异。赵孟頫虽然使用了五代、北宋以来的李郭派笔法,然与李成、郭熙相比则进行了大大的“省减”改造。在这一方面,赵孟頫影响了元代、明初的李郭派画家,如朱德润、曹知白、唐棣、李在等人。

  除了李郭风格,赵孟頫还绘制董巨风格的山水画,如故宫博物院正在展出的《水村图》。《水村图》学董巨,但赵孟頫也对其进行了省减改造,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水村图》第一次说明了文人山水画是什么样子,是怎么绘制的。在这一方面,赵孟頫又大大的影响了元四家,后世的沈周、文徵明、董其昌、四王也无不受其影响。

  除了画心部分体现的绘画风格外,画作在几百年的传承中,又逐渐添加了题跋与鉴藏印。这些附加的信息,钩稽出了《双松平远图》的递藏:

  4、钱犷(钱能家奴)。钱能,成化年间(1465—1487)太监,曾镇守云南十二年,后任南京守备太监。

  本图是《赵氏三世人马图》(图2)中第一段,其余两段为其子赵雍与孙赵麟所绘。祖孙三人分别绘一马及一牵马的马倌,这种一马一人的组合很容易让人想到传韩干的《照夜白》,这张名迹也现藏于大都会博物馆。马匹为四分之三侧面,马倌则采用正面像;马匹线条简洁,仅勾轮廓线,马倌则晕染,绘制精细。有学者指出赵孟頫是通过这种反差,来突出马倌的形象,并指出马倌的形象即是此画的受赠者。赵孟頫在画幅左侧自题:“贞元二年正月十日作人马图以奉飞卿廉访清玩。吴兴赵孟頫题。”钤“赵氏子昂”朱文方印。可知,画幅中的马倌就是一位“廉访使”官员。

  故宫博物院赵孟頫书画特展中也有一张赵孟頫的《人马图》(图3),赵孟頫研究专家赵华经过形象的对照,已指出这位骑马的官员即是赵孟頫本人。另一张赵雍的《挟弹游骑图》,也有学者指出画中骑马的官员就是赵雍本人。人马图的组合已成为一位骑马或牵马的官员+一匹马,这种组合在元代大量出现并不是一种偶然。首先,对于游牧民族来说,马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离不开的,这是这种组合能够大量出现的必然;其次,马在古代是一种地位的象征,就类似于现在的一辆宝马,如果骑一头驴或许就相当于现在的一辆奥拓;再次,组合中的人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形象,而是一位具体所指的官员,显然这是有寓意的:画幅中的官员(受画人或画家本人)或是一匹千里马,或是一位能识千里马的官员。这种组合尤其在元代大量出现,也有其相应的环境。

  赵麟《人马图》左侧有其自题:“先大父魏国公所画人马图,装潢成卷,复请家君作于后,而亦以命余。窃惟伯理之意,岂欲侈吾家三世之所传欤。自非笃于静雅,不能用心若此也,遂不辞而承命。时至正己亥冬十月望日也,承事郎江浙等处行中书省检校官麟识。”可知,赵孟頫《人马图》在后来为谢伯理收藏,至正十九年(1359)八月再请赵雍为其画一张,该年十月又请赵麟为其画一张,从而形成了现在的《赵氏三世人马图》。有意思的是,赵氏家族的画时常被后人组合在一起,成为鉴藏史的一大特点,如故宫在展的就有一卷《赵氏一门墨竹图》:赵孟頫、管道升、赵雍三人所作。

  赵孟頫行草书王右军四事(图4),共37行,钤盖“赵氏子昂”“天水郡图书印”“松雪斋”等8方印。摘第四事如下:

  羲之好鹅。山阴有一道士,养好鹅十余。王清旦乘小船故往,意大顾乐。乃告求市易,道士不与。百方譬说,不能得。道士乃言:性好道,久欲写河上公老子,缣素早办而无人能书。府君若能自屈,书道德经各两章,便合群奉之。羲之便住半日,为写毕,笼鹅而归。

  赵孟頫学书是从智永的“千字文”入王羲之的“兰亭序”。李衎曾题赵孟頫《过秦论》:“书法自篆籀而下,楷法称钟繇,草法称张芝,右军兼而有之。隋唐以来,善书者宗之,为法书之祖。子昂之书,全法右军,为得正传,不流入异端者也。”赵孟頫书法,跨越了宋,直追晋唐,恢复正统。一直到了晚明,董其昌却对赵氏书法进行了尖刻的批评,曾说:“赵书因熟得而俗,吾书因生得秀色。”显然赵书的“熟”就是来自于他所发扬的古法。在书法上,董其昌一直想打到赵孟頫,但最终没有打到,反而改口称赵孟頫是“书中龙象”。

  赵孟頫在发扬正统书法的同时,也不忘把书法用笔引入到绘画,如他在《秀石疏林图》(图5)的题跋中写到:“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这种飞白、书画本来同、文人的书法用笔,在第一张所讲的《双松平远图》的山石中即有明显的体现。

  大都会博物馆藏的这三张赵孟頫书画作品,其中两张在一个世纪前也是深藏于故宫的,它们是如何跨越万里来到大洋彼岸呢?从大都会博物馆的捐赠人来看,它们分别是王季迁与顾洛阜旧藏。

  王季迁,早年拜“过云楼”顾麟士为师,后又入吴湖帆门下,还是徐邦达的师兄。20世纪40年代末迁往美国,成为20世纪重要的书画鉴藏家,晚年将大量藏画卖给大都会博物馆,包括董源《溪岸图》、罗稚川《古木寒鸦图》、唐棣《王维诗意图》等数十件宋元名迹,赵孟頫《双松平远图》也是其中之一。

  顾洛阜出生于一个爱尔兰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因此继承了一笔非常可观的遗产。他既不懂中国文字,也不懂书画鉴定,但他结识了一位日裔美籍古董商濑尾梅雄。正是因为濑尾,使他购藏了张大千大风堂收藏的二十余件书画,有宋代李结《西塞渔社图》、郭熙《树色平远图》等,《赵氏三世人马图》也是其中之一。此外,大都会博物馆藏的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列传》、米芾《吴江舟中诗》等名迹也是其旧藏。顾洛阜一生未婚,并无子女,只有男,最终他把自己的收藏都捐给了大都会博物馆,共计177件(组)。

  《右军四事行草书》在顾洛阜之前为程琦收藏,程琦为旅日华裔收藏家,或许顾洛阜也是通过濑尾从程琦手里购藏了这件书法(待考)。这三张书画通过不同的方式入藏到了大都会博物馆,也使得何慕文能够与赵孟頫进行长谈。跟赵孟頫长谈显然是非常有趣的,因为他是一位全才,正如王连起先生所说:“赵孟頫是中国书画史上独一无二、空前绝后的天才。”长谈的方式就是读图,读书画的风格、用笔、题跋、钤印等。

  除王季迁与顾洛阜外,还有一位不得不提的收藏家就是福开森(图6)。福开森给大都会博物馆建立起最初的中国艺术收藏,他是故宫博物院建立初期的功臣之一,是故宫文物鉴定委员会唯一的一位洋委员。说一口流利汉语的福开森,与中国士绅、学者阶层有广泛而深入的交往。他是一方大员刘坤一、张之洞的幕僚,金石名家端方的座上客,亦与书画名流如金城等人游息酬酢。钱选《归去来辞图》(图7)就是经福开森之手入藏大都会,而且与王季迁、顾洛阜不同,福开森还注重青铜器的收藏,如端方旧藏的商青铜柉禁器组(图8)经福开森之手于1924年入藏大都会博物馆。

  现藏于学博物馆的五代王齐翰《堪书图》也是其旧藏,福开森还勤于著述,《中国艺术讲演录》是其代表作。《中国艺术讲演录》开篇为导论,讨论了中国艺术的一般精神,以及他本人对于中国艺术史的意见。其后分别讨论了青铜和玉器、石刻和陶瓷、书法和绘画,大致覆盖了中国视觉艺术的主要部门,视野之开阔,见识之广博,不仅当时的西方汉学家无人能出其右,放在中国艺术研究界大概也是不遑多让的。尤其难得的是,他结合了自己的收藏经验,说的兴味盎然,当时的听众必定亹亹不倦吧?因为即便今天读来,我们还是觉得醇醇有味。

上一篇:《荒野大镖客2》截图赏析 游戏世界中的美

下一篇:鹈鹕成最大赢家湖人孤掷一注恐再加码!尼克斯或助火箭总冠军?

推荐文章
头条新闻
图文新闻